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平码开奖记录结果 >   正文

高扬“芗剧之帜”领唱“飞越海峡的歌”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19-09-30访问次数:

  3月19日、20日晚,在文化和旅游部主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2019全国舞台艺术优秀剧目暨优秀民族歌剧展演”中,漳州芗剧《谷文昌》作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的重点扶持剧目亮相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

  在进京演出前,芗剧《谷文昌》在谷文昌生前工作过的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等地,完成了又一轮新春大巡演。在父老乡亲的掌声与泪水中,那个“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的“四有”书记谷文昌仿佛又回到了百姓中间。

  过去的2018年,是芗剧《谷文昌》的丰收之年。从开年亮相央视2018年新年戏曲晚会,到年底入选全国优秀现实题材舞台艺术作品展演并荣获第七届福建省艺术节5个一等奖,其间还参加了由中宣部、文化和旅游部主办的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入选2018年度国家舞台艺术重点创作剧目名录,并荣获2018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重点扶持剧目。

  芗剧《谷文昌》的成功,不禁让人想到芗剧《保婴记》所获得的鲜花与掌声。从2013年创排起,《保婴记》囊括了多项国家级大奖,先后获第十三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优秀导演奖、优秀演员奖,2014年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第十五届文华大奖,获国家艺术基金2014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创作资助项目、2017年度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五周年(北京)优秀剧目展演、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演出等。

  6年间,漳州芗剧誉满大江南北, 福建省漳州市歌仔戏(芗剧)传承保护中心(以下简称漳州芗剧中心)交出了优秀的答卷。辉煌成绩的背后,是漳州芗剧团、芗剧中心68年高扬“芗剧之帜”的砥砺传承。

  漳州芗剧中心的前身漳州市芗剧团成立于1951年,曾创作出《碧水赞》(后被改为《龙江颂》)和《加令记》《三家福》《李妙惠》《戏魂》《忠诚谱》《西施与伍员》《王翠翘》《秦淮惊梦》等一批优秀芗剧,在全国、省、市等各类戏剧会演和比赛中屡获殊荣。

  一脉相承的精湛舞台表演、源源不断的丰硕艺术成果、传承有序的强大艺术阵容,让这个国家级非遗传承保护单位享誉我国福建、台湾戏曲界及东南亚一带,赢得“芗剧之帜”的美誉。

  作为2006年5月就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剧种,芗剧的独特之处在于是形成于海峡两岸并为两岸人民共同喜爱的地方剧种,与台湾歌仔戏同根同源、一脉相承。

  为了让这对“并蒂姊妹花”姹紫嫣红、生机勃勃,漳州芗剧中心责无旁贷地承担起剧种保护、传承与发展的重担,通过夯实院团管理、坚实精品之路、壮大人才队伍、深化交流融合等举措,激情领唱“飞越海峡的歌”。

  芗剧《谷文昌》与《保婴记》是漳州芗剧中心坚定不移地走打造精品路线年数十部精品剧目的艺术创作之路上,中心紧紧抓住剧种特色,选择本土化创作素材,突出剧种表现力,在精品生产中传承剧种。

  芗剧《谷文昌》将精品路线与剧种传承在现代题材创作中加以融合提升。中国戏剧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季国平对此深有感触:“该剧通过艺术形式展示人物,音乐优美动听,唱腔好听,剧种特色鲜明。”

  福建省文化和旅游厅负责人认为,《谷文昌》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标志着福建戏曲在把握现实题材创作导向上跟上了节拍,为福建戏曲在现实题材创作领域开了一个好头。

  在坚定剧种特色为本的同时,漳州芗剧中心还坚持人本化、本土化。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王馗认为:“整出戏很平民化、乡土化,没有刻意拔高人物,很贴近基层,在当前现实题材创作中十分难得。”

  《中国戏剧》原主编赓续华认为,芗剧《谷文昌》在剧种化、戏曲化、地域化方面达到了一个高度。北京市社科院副研究员景俊美也表示,该剧在唱腔和音乐艺术形式上都很有特色、很吸引人,把传统程式融入现代人物身上,做得很好。

  “芗剧在现实题材创作方面,从内容到形式,从音乐唱腔到舞美制作、服装造型,乃至小小道具,无不蕴含闽南文化元素,凸显芗剧这一与台湾歌仔戏同根同源的剧种魅力。这是基于对剧种所处生态环境的了解和对剧种特色相对准确的把握。”剧作家、漳州芗剧中心主任王文胜在参加中宣部举办的推进文艺创作研修班上发言时,对芗剧与现实题材的融合进行了精准定位。

  实际上,漳州芗剧中心不仅对剧种特色的传承,对作为芗剧剧种之源的漳州锦歌保护传承也高度关注。多年来,芗剧中心精心创作的漳州锦歌《漳州美》《凌波情》荣获第七届、第九届中国牡丹奖等奖项。

  以打造精品为抓手,推动了剧团艺术管理、艺术生产、队伍培养。精品剧目结合业务演出、惠民演出、芗剧进校园等,每年进行一百五六十场的演出,为演员创造了丰富多彩的舞台实践机会。同时,剧团、艺校、戏研所三位一体的科学模式,为人才培育与艺术创作注入了强大的生机与活力。

  剧种传承非一日之功,但又刻不容缓。芗剧中心返聘了3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与在职的3位省级非遗传承人一起以老带新,帮助年轻演员成长;依托戏研所的优势,将芗剧名家名段进行录音整理,目前已完成4位一级演员的录音;启动百年芗剧工程,对剧本、理论、经典剧目选段进行梳理,还将芗剧奠基人邵江海的表演唱腔、口述记录作为珍贵礼物送给年轻演员。

  芗剧中心还通过参加编剧研修班、导演千人计划,老导演、作曲专家传帮带,专业高校声乐教师讲座等方式培养年轻创作人才。

  “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地方剧团有这样强大的演员阵容。从四五个一级演员到文武场乐队,从音乐唱腔到舞美,无不衬托出这个戏满满的正能量。”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万素表示。

  中国戏曲学院副院长、教授赵伟明的感受更加直接:“这个剧团很有朝气,很能唱,很多演员身上很有功力。”

  《中国戏剧》原主编姜志涛激动地说:“这个团自编、自导、自演,能荣获2018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重点扶持剧目,证明这个团有实力。”

  2018年8月,在台湾南投县,由原福建省文化厅主办的2018福建文化宝岛行活动中,漳州芗剧中心的青年演员张丽红与台湾明华园黄字团青年演员陈子懿,分别饰演“祝英台”“梁山伯”,同台演出芗剧折子戏《楼台会》,引得现场观众一阵赞叹。

  时光倒回5年前,漳州芗剧中心在参加2013福建文化宝岛行活动间隙,与台湾明华园黄字团设席交流,探讨歌仔戏艺术,共同演唱经典唱段,畅叙“姊妹深情”。

  两位演员、两个剧团的相会背后,是漳州芗剧与台湾歌仔戏这一对“跨海姊妹”的百年情缘,更是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生生不息的生动写照。

  在台湾戏曲界,把漳州芗剧称为“台湾歌仔戏之跨海姊妹”。歌仔戏发源于漳州锦歌,明末清初传播到台湾,在传唱过程中吸收了车鼓等闽南民间歌舞曲艺、台湾原住民音乐和客家音乐元素,经数百年融合孕育,在20世纪初于台湾宜兰创造出七字调,并逐渐流传全岛。上世纪20年代,台湾艺人把七字调等台湾歌仔调又传回了锦歌的故乡漳州,再演变成芗剧。抗日战争时期,邵江海等闽南民间艺人又创造了杂碎调,推动了歌仔戏艺术新的发展。1948年闽南歌仔戏班“都马班”把杂碎调带入台湾,受到台湾艺人和观众的欢迎,称为都马调。歌仔戏因此被称为“飞越海峡的歌”,成为两岸人民共同创造共同拥有的珍贵艺术。

  2013福建文化宝岛行活动在正修科技大学、树德科技大学、中山大学、成功大学、台南大学等11所台湾院校和高雄市文化中心的12场展演中,让师生与当地民众尽情享受到都马调带来的家乡味。“我们台南大学是福建漳州芗剧团的粉丝。”师生们的真情表白,也道出无数台湾民众对漳州芗剧的共同情感。

  5年中,漳州芗剧两赴台湾参加福建文化宝岛行的动人情景,是漳州芗剧中心数十年来不懈推动海峡两岸交流的缩影。

  在保护传承发展芗剧的同时,漳州芗剧中心充分发挥剧种和地域优势,始终把芗剧作为重要文化名片,作为联系海峡亲情、海外友情,增进与广大台湾同胞相互了解的重要纽带。

  1995年6月,漳州市芗剧团应邀前往台湾巡回演出,为期50天,成为海峡两岸隔绝46年来第一个赴台湾演出的大陆芗剧团,演出取得了巨大成功。

  此后,两岸文化交流日益频繁,芗剧艺术人员赴台讲学、排练、作曲,台湾歌仔戏团也派员前来学戏、田野调查。

  从2000年至今,剧团先后赴台参加“海峡两岸歌仔戏”、百年歌仔戏海峡两岸演出交流研讨系列活动、海峡两岸歌仔戏发展交流研讨会、海峡两岸歌仔戏艺术节、“郑成功文化艺术节”等演出交流活动,获得台湾民众及专家学者的赞誉和好评。

  “看哭了,小时候看歌仔戏的感觉回来了。”这是2013福建文化宝岛行期间,高雄观众观看漳州芗剧团演出时发自肺腑的声音。这种“小时候的味道”,这样一份“姊妹情谊”,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是漳州芗剧中心带给台湾同胞的珍贵礼物。

  正如树德科技大学通识教育学院艺文中心主任丁亦真所言:“由衷地感谢这支美丽团队带来的精致表演。漳州芗剧中心进入校园,除了表现中华文化的艺术美学,更是两岸交流的美谈,对台湾校园的师生们来说是最可贵的美意。”

  实际上,在漳州芗剧百年历史上,海峡两岸交往一直以各种形式保持着,从未间断。1951年漳州改良戏剧团新春班就曾与台湾歌仔戏剧团霓光班共同组建漳州实验班。1990年漳州市芗剧团辅导的新加坡武吉班让新加坡福建公会芗剧团参加台湾戏剧节和台北“春季艺术节”,以间接的形式实现首次在台交流。1992年,漳州市芗剧团获文华奖的芗剧《戏魂》就是改编自台湾洪醒夫的原著小说。1993年12月,台湾一心歌仔戏团受邀到漳州演出,这是台湾歌仔戏团首次在大陆演出。

  漳州芗剧中心孜孜不倦地推动海峡两岸文化交流,进一步凝聚两岸同胞的文化共识,对两岸文化传承发展与共同繁荣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熟悉谷文昌的人都知道,谷文昌突出的事迹有两点,一是改“敌伪家属”为“兵灾家属”,二是“治沙种树”。

  芗剧《谷文昌》的创作始于3年前,剧本出自福建剧作家王文胜之手。第一个版本创作的重心放在解除风沙之苦,而对解除兵灾之苦,表现得不够充分有力,对谷文昌在东山面临的现实困境、复杂的矛盾缺乏深层的开掘,笔触显得有点犹豫、游离。而他今年完成的芗剧《谷文昌》新稿,让人眼前一亮。

  新稿核心情节锁定在解除兵灾之苦上,将谷文昌“治沙种树”的故事适当地保留,并将其自然有机地往剧情需要的点线面交织,由此增强了戏剧情节的丰富和戏剧情境的真实生动,以至于“敌伪家属”“兵灾家属”“治沙种树”三者之间内在的关联和意义拓展,进一步被打通被激发,戏剧性也因此而强化。穿透特定时期的云层,探寻开掘人物精神世界的深度和广度,提炼呼应时代的精神,愈加清晰生动。让戏剧与时代碰撞,与当代观众同频共振成为可能。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谷文昌有一项收获数万民心的德政——将“敌伪家属”平反为“兵灾家属”。新中国成立前,抓壮丁远渡台湾,东山出现了“寡妇村”,而“寡妇村”里的人成了“敌伪家属”,东山的百姓一下分为两个阵营。当时东山风沙肆虐、百姓面临饥荒,“敌伪家属”的划分无疑扰乱了民心,对东山经济社会发展极其不利。就在这样的特定历史关头,谷文昌挺身而出,深明大义,把“敌伪家属”改为“兵灾家属”,体现了他一切为了百姓,宁愿牺牲个人政治生命的担当。把“敌伪家属”改为“兵灾家属”,是谷文昌精神的核心,也是这部戏的主题意蕴和深层思想。

  新稿写得自然流畅,朴实亲切,很接地气,也很感人,作者更加重视谷文昌人物形象的塑造和戏剧结构的经营。戏中的谷文昌,一身正气、朴实无华,有军人的果敢和坚毅,他体恤百姓的心酸困苦,他爱人民胜过自己的亲属,他有伟岸气概,也有儿女情长。无论是单刀直入的开篇布局、耐人寻味的结尾收煞,还是核心事件的铺陈和其他情节细节的勾连穿插,都贯穿着人物的精神气质,贯穿着戏文曲律的气韵,贯穿着创作者对题材、人物的自信和把握。身处闽南漳州的王文胜,对东山人民发自内心敬仰谷文昌的情感有深切体会。他被谷文昌高尚的人格魅力和精神力量所感召,他对那个特定年代福建东山人的切肤之痛、精神之殇有较为深入的了解和把握。谷文昌身上党性和人民性的高度统一,谷文昌心系百姓的为民情怀和担当精神,是今日中国时代精神之必需。

  同样写英模、唱英雄,上佳的切入点,独特的剧种特色,虚实恰当的处理,独到的人物内心发现和时代精神的提炼,赋予芗剧《谷文昌》闪亮而深沉的艺术魅力。它以鲜明独特的剧作风格和新的舞台语汇、舞台呈现,形成富有穿透力的演剧空间和样式风格,其芗剧杂碎调独有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带给人独特的艺术享受和审美联想。

  作为一部地道的地方戏曲现代戏,芗剧《谷文昌》此番入选2018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重点扶持剧目,相信从剧作到二度创作,都必将再上新高度。

  (作者为福建省戏剧家协会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副会长、戏剧理论评论家、高级舞台美术师)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2g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葡京赌侠图| 玄机图| 醉红颜论坛| 黄大仙预测| 开奖直播26677| 极速报码室| 马报开奖结果| 天下彩报码| 即时开奖| 静心阁|